Mama永远爱小饼❤❤❤

【蔺靖】十件事(1)

  • 绵绵还是绵绵

  • 外面的雨下的好像雪花哦,好看极了


萧景琰已经醒了有半刻钟的时间了,蔺晨还是松松垮垮的趴着,手臂搭着他的胸脯,被子被下半身裹缠的紧,腰腹以上全浸在温吞滞涩的空气中。

“几时了?”蔺晨被悉悉索索的声音弄醒了,倦懒的问着。

“该去上朝了。”萧景琰答了一句。

    ……

半天没反应,萧景琰以为他是又昏睡过去了,抬了抬手臂撑起身来,一只脚将欲踩上脚床,腰部兀的一紧,上半身“呼啦”一下子便被牵扯着倒回榻中。

“做……做什么?”他被惊得声音颤了一下。

“臣有谏。”蔺晨仍旧趴着,声音软软的陷进枕絮中。

“准吧”萧景琰对他那些把戏已经了然了,只去掰扣在腰侧的那只手。

“臣以为,早朝制度~”蔺晨的五根手指牢牢的锁紧了,“不仅死板,而且低效。朝堂上下,宫闱内外,形式主义作风蔓延,要改,大改~”他故意拖长尾音,加厚声线,显得威仪而老沉。

手掌被“啪”的一声甩在薄衣软被上,萧景琰已经挣了他的禁桎,敏捷的跳下了床,一面去够床头立架上的衣物,一面漾着笑答道,“蔺卿也真该谨言慎行一些了。”

蔺晨这才将头抬起来,微仰着,目光随着萧景琰手上的动作上下游移,嘴里仍旧自顾的说着,“陛下总该体谅体谅那些年迈的老臣,老人家是需要修养的,就这种折腾法,能折人几年阳寿,欸你知道的吧~你不知道的话我知道呀,我可是大夫……诶诶怎么还是穿这件?”

萧景琰已扣好腰带,正整着袖口,本来不打算理会床上那个了,没料到他话锋转的这么急。

“这件怎么了?”他手上顿了顿,专注的等着回复。

“昨儿不是拿了那件白色的?”蔺晨支起了一只手,撑着脑袋,眼珠转悠着四处觅寻。

萧景琰蚩蚩的笑了两声,“逗你玩儿你还当真了。”

“嘿,小没良心的。”蔺晨的声音噔的抬高了,“言而无信非长者。”

“不小不小,刚好够做你长者。”皇帝言毕,挥袖出门。

约摸五更天的时候,晨露未晞,东方初晓,早朝开始。

蔺晨仍旧鼾鼾睡着。


评论(1)
热度(16)
© 有只小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