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ma永远爱小饼❤❤❤

【蔺靖】负日(1)

(1)金乌之死

 @楼诚深夜60分  不过半杯酒


一个太阳or一杯酒引发的惨案,脑子烤糊了瞎扯淡的×

设定:蔺晨是金乌,琰是射日的【妈的什么鬼】

 

1

金乌醒来之时,天空已经将要烧成一团火了。

“唔……热……”金乌自言自语,他还没从漫长的宿醉中回过神来,倦懒的抬着手臂挡住一片灼热的光海。

“热?”金乌立刻便觉察到这个令人惊骇的念头,这是极不寻常的情况。他是金乌,是负日者,每天载着太阳东升西落,他怎么也会觉得热呢?  

“你们要造反吗?”金乌这会儿才完全清醒了,骂骂咧咧的撑起身子,细眯着眼想看清周遭的情况。但只一瞬,他看见漫天的金光烈焰。

一支箭结结实实的扎进他的心脏,他都还没来得及回味血管炸裂血液喷涌的感觉便一头栽进厚实的云絮中了。

 金乌就这样死了,死在他的岗位上,游魂被鬼使牵去冥界了。

 

金乌死的非常憋屈,他毕竟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是被哪位贼人害的。这样的怨愤郁结着,即便他喝下了孟婆汤还是无法渡入轮回。他整日站在奈何桥头哀嚎,起初过路的鬼都还问一句,“兄弟,你怎么了。”但是金乌已经把一切都忘记了,他不知道自己在嚎什么,只是胸口堵得慌,若是不嚎出来他会胀死。鬼使便替他一一解答

这样过了几日,桥头的鬼使也觉得耳朵磨出了茧子,不愿再说一样的话。他们便在金乌身上挂了牌子,写上“我胸口闷,不要同我说话。”这样一来,过路的新鬼便都知道他的病症了,只斜眼瞄着低低叨叨,“唉,真可怜啊。”

 

2

金乌的死又很快引起了更严重的问题。

首先是天界没有负日者了,这就意味着太阳要一直挂在中天,人界不再有晨昏日暮、春夏秋冬。

更重要的是,现在天上不只有一个太阳,而是两个太阳。事实上,在这之前,也不只有两个太阳,而是十个太阳。

因这十个太阳日日炙烤大地,人民难忍其苦,便向东夷的箭手琰求助,要他将这多余的九个太阳射下来。 

彼时琰手持神弓,立于地之尽头,他是天地间独绝的箭手,众星因他而羞逃,太阳见他也要怯退,一切英勇神奇都在此刻呈现。他目光如隼,双唇紧抿,鼻翼翕张,吞吐着浑身的气力。坚实的臂膀紧绷着,神弓熠熠生辉,当他拉开弓弦,锐利的箭矢即化作雄光烈焰,向着天际九个太阳依次射去,将漫天的金光包裹,将太阳烧成灰烬,将整片天空化作炽烈的火海,是火焰,也是甘霖。

 

当他射到第九个太阳时,却没有料到金乌会在这天怠忽职守,将太阳抛在中天躲在云絮中偷酒吃,也没有料到金乌这样不能喝,不过半杯酒就醉了一整天,更没有料到金乌会在这时突然起了身。那枚箭矢如同世间最猛烈的毒药,夺去金乌的性命,也将神箭手一并扼杀了。

多可怕的灾劫啊!

神箭手跪伏在西王母娘娘面前,痛苦的请求西王母的罪罚。

“琰愿领一切责罚,只求西王母救金乌一命。”

美好的青年端庄跪伏,修长的手掌抚触着光滑的宝石硬面,他的面容俊郎神秀,此刻却写满了凄然。他的双眼明亮逼人,此刻却氤氲着痛楚。他的声音凌厉沉郁,此刻却吐露着哀绝。这样的青年,这样的祈求,教人如何拒绝。

但是天规条令是断然不能违逆的,西王母因此转而求助众仙。 

众神七嘴八舌,却也未能得出妥善的处理方案,只是有一些共识性的看法,“琰和金乌都是要罚的,金乌也是要救的,太阳还是要射的。”

一堆屁话。

最后还是毛大仙梅长苏出面,他一面轻咳一面委婉的建议,“解铃换需系铃人,如今金乌大人困于冥界,不如就让琰君陪同金乌同入凡界,劫后余生之日就是琰君再次把弓射日,金乌重回天宫之时。”

 众神以为有理,便派人将琰带去冥界。

 

3

琰来到地府时,金乌又站在桥头扪胸哭嚎

琰走过去,站在桥下握住金乌的手,恳切的对他说,“咳……我想你一定是极怨恨我的,这也是应该的……我……是我害了你的命……”

金乌听琰絮絮叨叨的说了一番话,并不能理解他在说什么,他也看不清琰的模样。喝过孟婆汤踏上奈何桥,便是睁眼瞎的鬼了,再看不见凡胎肉身。

琰又轻抚着他的手继续自顾的说着,“你放心,走完这一遭你还将回到天宫继续做金乌大人,我来便是来助你的,是来赎罪的。”

金乌还是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大约觉得胸口气泻了许多,便顺着琰的手去摸索,拽着他的袖口,不安的拉扯住,“那我该如何寻到你呢?我不知道你的模样,也全然不记得你的事迹。”

琰微微笑道,“我看得见你,也知道你的模样,你只管等我去寻你。”

金乌又深长的吸了一回鼻子,鼻尖努着,随着琰的身形移动。

“我闻到你的身体……怎么这么瘦?……轮廓分明,眼睛……让我好好闻一闻……啧!灵啊灵啊!”金乌一面细细的品嗅,一面凭着肉身的气味在脑海中勾勒出一个琰。

“嗯,比你要瘦一些,眼睛?箭手的眼睛都灵敏。”

金乌又稍稍抬了抬下颌,仰颈嗅了一番,像是寻到了终跡,嘴角勾了一抹笑,“和我约略同高,束着发髻。”

“嗯,和你一样高,比你瘦一些,束着发髻。”琰怕他忘了,又把他的话重复了一回。

“还有……嗯……”金乌的鼻尖又往下落,游移着落到他的手臂上,但是还没来得及说完,鬼使已经牵着他要过桥了。

金乌已经在地府待了十二天,若是再入不了轮回,他就要永远堕入幽冥了。

 

“你记住了,我和你一样高,比你瘦一些,束着发髻。”

琰生生的看着金乌被拉走,想说的话还没有说完,此去人间,何其艰难,他怕事不能成,劫不能渡,只能拼命探着身子扯着嗓子冲金乌喊,把他脑海中所知的一切都要告诉金乌。

“你是负日的,记住了,等我去找你,金乌……”

“我是琰,你要记住我的名字,我去找你的。”

这声音终究被淹没在凄厉的鬼魅之声中,随着虚空的脚步渐渐消逝在桥尽头。随后,对岸传来轮盘搅动的咔嚓咔嚓的声音。

琰猜想金乌已经入了轮回了,便也喝下孟婆汤,踏上奈何桥,一步一步向轮回走去。

第一步,他的眼睛被遮蔽,失去光明。第二步,他的鼻息被断绝,无色无味。第三步,他的舌头被分割,不能言语。第四步,他的双耳被充塞,五音俱灭。第五步,他的身形被剥离,成为游魂。第六步,他的意识被湮没,化作虚无。第七步,他踏入来世,抛却今生。

 

4

金乌的事情在天庭发酵了十多天便被大家遗忘了。

过了很久,几位缝制云絮的仙子聚在一起,突然想起金乌大人很久没有来找她们玩了。

“啊啊金乌大人死了。”

“嗯,死了有一段时间了”

“好好地怎么就死了呢”

“是被琰射了呀”

“琰怎么会去射他的?”

“听说是金乌喝醉了酒”

“哦”众位仙子顿觉恍然

可是过了一会,又有仙子发觉这其中的逻辑缺陷了,“金乌喝醉了,关琰什么事啊”

“嗯……就……”最初提出这一论调的顿时语塞了,“就……反正琰就很生气啊”

于是金乌和琰的故事便继续有一搭没一搭的在天界流传,时不时出来一个新版本。

 

至于金乌和琰的后续,只有毛大仙还一直关注着。当侍者带来金乌和琰已经顺利脱胎降生的消息时,毛大仙捋一捋毛领,轻唤一声,“飞流,陪苏哥哥去人界一趟好不好。”

“去!”一声清脆稚嫩的童声从房梁上传来。

 

二十多年过去了,人间依旧是两个太阳高悬着,大家每天都对着天神祈祷,热啊,快热死了,救命啊。

 


Tbc

 

天哪我又写了什么鬼××


评论(6)
热度(36)
© 有只小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