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ma永远爱小饼❤❤❤

【蔺靖】霸道皇帝与蒙古大夫(3)

冬天特别需要肥仔儿!! 
蔺公子:就祝你有个温暖的冬天吧 
这关键词审核真的是让人石不起来了 
 
 
蔺大夫,不对,这回应该叫太医了 
 
太医深讨皇帝的欢心,领了封赏,身前身后,俨然是新晋的红人了。 
太后娘娘有点不太宽心,自家小钢男,说弯就弯了,虽不好明着反对,但也忍不住拐弯抹角的暗示,“蔺太医哪点好呢?” 
皇帝想了半刻,搜寻不出什么具体的词汇,窘涩的回答一句,“他好看。” 
太后认为皇帝在敷衍自己,神色不悦,挥挥手将人打发了,“上朝去吧。” 
皇帝是下了朝过来的,太后不是老糊涂了,就是真不高兴了。皇帝心里也觉得不畅快,坐在御辇上从西宫到东宫,从北宫到南宫,一条道走到底,径直抬出宫门,到了太医馆。 
 
太医正在捣弄药罐子,药料配给每样都得他亲自过验。陪侍太医这活可是一点也不轻松啊。皇帝生病他得愁,皇帝好好的他也没得清闲,晚上皇帝睡的是否安稳?咳嗽了吗?起夜了吗?翻了几次身?说了几句梦话?几时入睡几时醒?诸如此类,都是关乎皇帝身体健康的重点考察指标,一样都不能假手他人。太医想起皇帝当初忽悠他留在宫里,跟他说“公务员清闲,福利多,还能天天目睹天子圣颜。”净瞎说。
牢骚是有的,看见皇帝过来了, 还是毕恭毕敬的行礼,毕恭毕敬的撒泼。 
这时候是金陵最冷的时节,太医活的像个无骨动物,瑟缩又柔软,碰上皇帝这把硬骨头就倚着靠着黏成一团。皇帝生无二两肉,一身抗寒的本事全是打小练出来的,铮铮硬汉,天子之威,偏为他生了柔情蜜意的心思。 
但是这会儿,皇帝心里的烦恼还没消散,带着赌气的意味将人硬硬的推开,自己一头栽在他的大腿上了,双手拢进袖子里,舒舒服服的晃起二郎腿,闭着眼睛不说半句话。 
太医看他这个样子,只当他是又受了朝堂那帮二愣子的气,含着笑也不说话,掰过他的脑袋沿着头皮打圈按摩。 
皇帝享受了一会儿,才睁开眼睛,瞧见太医的脸,活活泼泼,愉快自在,走路睡觉,脑子里总有美丽的思想,说出来的话便动听,行的事不得体也可以自我解脱为坦率真挚,诶看不厌。皇帝想起那句“他好看”,心里陡然升起一股实实在在的爱意。从袖子里抽出一只手,攀上太医的手,指尖碰着指尖,皇帝问,“大人冷吗?” 
太医心想调戏一下也无妨,就歪下脖子,脸颊蹭着皇帝的骨节分明的手和柔滑的头发,轻声蹑语, 
“我要是能像陛下一样暖和就好了。” 
皇帝眼光一亮,这么好的机会必须逮着! 
“让朕可劲儿的疼爱你一回吧。”皇帝内心在咆哮。 
 
第二天,皇帝果然行动力满满,烘手的、焐脚的、烫头的,暖胃的,前胸后背,颈上腹下,哪里不热烤哪里。不多会儿太医就满头大汗津浸袍衫宽亦姐带不足慰了。 
哎呦我的皇帝陛下!太医真是惊呆了,我们老萧啊,是个实诚人,靠得住。 
实诚人这会儿正在御书房搓手,估摸着东西送到了,暗暗窃喜,面不改色的问下头侯着的侍郎,“北人何以立乎?”侍郎以前是洛阳人,因为魏宫陷落才逃到南方来的,现在正是南北交恶的时期,一听到皇帝说这话,吓得赶紧跪地求饶表忠心。皇帝只好安慰他,“大人是北人吧,天冷了,去内务府多领一份炭吧。” 
哎呦我的蒙古大夫。天冷了,有很多话想说。 
 
甜蜜的话要留在被窝里说。 
皇帝问,“大人又凉了?” 
被窝里明明是柔暖如春,汗湿夹背的。 
太医也问,“陛下,我可以说一句话吗” 
皇帝冷俊又机敏,顺着脊沟摸到屁骨缝儿,跐溜了一把,回答道,“最好不要说,朕知道你满肚子古怪的想法。” 
太医自认动机纯洁,意志坚定,目的明确,嘴上很听话,身体不诚实。 
皇帝认怂投降,“容你说吧” 
太医就把身上的水都被蒸干了整个人燥的很这件事跟陛下说了,陛下一想,好吧,那就撤了吧!不然后患无穷。 
不过太医还是留了一只汤婆子,每天上班下班揣在怀里,暖在心里,乐在嘴里。 
 
过了几天,皇帝在书房批奏折,太医屁颠屁颠儿过来了,“多冷啊,我在金陵批奏折~” 
太医心疼皇帝,手都冻红了,身边也不置个暖手的。 
“不如我来帮你!”太医不请自便,顺手就扶上皇帝的腰身,端端正正的握起笔杆子,信笔狂书。 
 
后来奏折发下去,尚书大人接过奏折一看,吓得一个趔趄,第二页第三行的批红上头赫然写着几个大字, 
 
“朕就是这样可爱。” 
 
 尚书大人心惊胆战的观察了一圈,发现其他人的奏折都是正常的,唯有他的中了奖。这才转惊为喜,美滋滋的捧着奏折回家,洋洋洒洒的写了上百字来记述这件事。题目就叫做,“我的可爱的皇帝陛下” 
 
 
下一章【不存在的】 
 
蔺大夫os:进宫三个月,只想赶紧弃官跑路

评论(10)
热度(76)
  1. 我饼不要和我睡觉吗有只小饼 转载了此文字
    不要脸的说我今天整理备忘录突然发现这个稿子居然被自己搞笑到了😂😂😂😂😂😂😂😂都什么玩...
© 有只小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