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ma永远爱小饼❤❤❤

龙与青瓷 蔺靖篇·入梦

鸽子精对萧景琰一见钟情💘,无奈无法相见,只能在梦中相会。来不及开车了π_π

   金陵城坊间最近流传着骁勇善战的靖王殿下被邪术缠身的流言。要么一宿一宿的失眠,要么被梦魇纠缠,身上总是冒虚汗,嘴中胡言乱语。这样持续了一个多月,殿下身形消瘦,精神恍惚,把占英急的直挠头,连一向妙计于心的苏先生这次都没招了。

      正值三伏天,天气热的让人心慌,这日圣上刚赐了靖王府这月的冰。底下的小厮装了几颗,端了酒和榛子酥进了后院的湖心亭。靖王脱了外衣躺在榻上,婢女点了凝神静气的香薰。 湖边凉风徐徐,涟漪阵阵, 靖王殿下沉沉入睡。

   “殿下……殿下……”耳畔有热乎乎的气息。

   萧景琰勉强睁开眼,却是一缕黑发在他鼻尖乱窜,撩 的他从鼻尖痒到心里。

  “你……”萧景琰倏的一声坐了起来,把身边的人撞得一声叫

 “哎呦喂几日不见,殿下就是这样和我打招呼的”那人揉了揉额头。

萧景琰并不理睬他,径直起身,走到桌边,举起酒杯一杯灌下肚,用衣袖擦擦嘴,一个转身,“你究竟是何等邪物”

  “殿下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为什么要来我的梦里,为什么只来我的梦里,既然来了又为何总是说走就走,全然不给我一点线索,这样无端占了我的梦,扰了我的意识……”萧景琰说不下去了,只觉得满腹的委屈,他深知这是在梦里,所有理智颜面都抛掉了。

“殿下……”那人起身上前,接过萧景琰的酒杯,手指有意无意的触碰对方修长的手指,“殿下可知这酒不是这样喝 的”

萧景琰一言不发,甚至没有看他一眼。

那人也全然不管萧景琰的无视,自顾自的忙活,从袖中一抽,却拿出一片鲜嫩的大莲叶,莲心处还有点点水珠闪烁着日光。那男子又从面前的青瓷小盏里取出几颗冰置于莲心处,举起酒壶倒了些许酒,那冰遇酒即化。男子举着莲叶走向萧景琰,萧景琰还在气头上偏扭着头不看他,男子抬起一只手凑上萧景琰的发冠。

“做什么,休得无礼”萧景琰警惕的退后一步

“莫慌,只是借殿下发簪一用”男子深知萧景琰脾性倒也不生气,硬是凑上去摘了发冠,抽出了发簪。“殿下既要午睡何不卸了这冠?”

“胡闹”萧景琰借故便要发作

“诶诶~小心,别把酒撒了”男子环手护住那莲叶。

“先生到底要做什么,又要戏弄我么”

“我不远万里赶来,自然是要献给殿下一件好物”

“哼”萧景琰冷笑一声,“我竟不知先生还惦念着我呢”

男子用那发簪子在那莲心处刺了一针,掺了冰水的酒便通过这小孔缓缓注入莲柄,又剪去多余的莲叶,只剩青绿的莲柄。“殿下可知,盛夏酷暑,当饮这碧筩酒”

“什么?”萧景琰来了兴趣。

“来,尝一口”男子递过这莲柄,萧景琰举起尝了一口,只觉香气入口,酒味掺杂着莲气,微带苦味的冰凉感一下子渗入唇齿之间,一直流入心肝脾肺,又从咽喉处升起一丝丝甘甜。”

“这……”萧景琰忍不住回味起这味道

“碧筩时作象鼻弯,白酒微带荷心苦”那男子嘴角微微上扬,“从琅琊山带来的天心莲”

“有什么不同么”萧景琰装作不关心的样子

“琅琊山是天下清气聚集之处,养在琅琊山的莲可是三千年才有一季,引碧玉泉水浇灌而成,九万里长空的日光只一束可以给他,你说一眼不一样”

“所以你是在和我炫耀么”萧景琰心里的气已经被那酒味全带跑了,语气缓和了许多

“我和殿下炫耀什么,殿下若喜欢,我整个琅琊山都可给你”男子扶了萧景琰回到床榻边

“给我有什么用,我在这梦中做一回琅琊山的王么”萧景琰想到这一切不过是一场空梦,内心又陷入失落,扭过头去

“殿下”男子捧着景琰的脸,“殿下以前总说虚无,怎知庄周梦蝶不是蝶与庄周同在“

“我看不到‘景琰沉下头

“殿下想看我便带殿下去,殿下既陪我入梦,我便一定要为殿下取那江心雪,壁上月,林间露,水中花”

“殿下信我,六日之后,我必来找你”

”“我……”景琰一时无语

“好,我便当景琰是答应我了”

“先生……”

“先别动……”男子轻轻撩起景琰面前一缕散下的头发,“殿下的头发散了”

“还不是先生弄的,快给我束回去”

“乐意效劳”话虽这样说,手却伸向别的地方。

        ……

六日之后,苏宅。

“宗主”黎刚风风火火的走进来,“蔺公子来了”

“他这时候来做什么”梅长苏停住手中的笔

“不清楚,只说是要来送什么壁上月,这个蔺公子啊,真是会玩”

“怕是又要追什么美人吧”梅长苏微微一笑

“哦对了,方才占英来说,靖王殿下这几日突然好了,生龙活虎的”

“哦”梅长苏抬起头,“看来是心结解开了”

人间四梦:梦水火风不和,梦昼所见,梦天人善恶,梦心所思者。

景琰啊景琰,金陵街头一面,一世难忘,日日所思,心心念念,思而不见,唯能入梦。 

评论(4)
热度(18)
© 有只小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