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ma永远爱小饼❤❤❤

【凌李】做夢(1)

1

人在梦中会是什么样的状态?

李熏然这样问凌远。

 

    小警察住进仁华医院的第一个晚上就开始做梦,整宿整宿的做梦。

      梦里面他和一个叫凌远的男人生活在一起,他们是……夫夫?关系。李熏然清醒的时候会思考他和“凌远”到底是什么关系,情人?同居对象?还是法定夫夫关系?不过在梦里,小警察好像从来不需要思考这个问题,他和“凌远”亲密无间,将彼此视作生活中的习惯和日常。

      他们睡在同一张床上,有时候小警察会贪恋对方柔软的丝绵枕头,霸占着整张床向他撒娇,然后“凌远”会覆在他的身上,教他学会分享。嬉闹结束,他会趴在“凌远”的胸脯上沉酣。

      他们共享一个浴室,有时候小警察会急匆匆的从床上弹起来,冲进卫生间,一边挤牙膏一边冲着慢悠悠的系领带的人大叫,

     “让你又不叫我!”

     “我叫过了啊,你说再睡五分钟的”

     “呵呵呵呵”小警察一边刷牙一边吐着满口泡沫,“你今晚不用上床了”

       “凌远”会赖皮似的搂住他的腰,手指摩挲着解了他睡衣的釦子,两只手被小警察打掉之后,“凌远”只能摊手委屈脸“我在帮你换衣服啊,你不是来不及了?”

      有时候“凌远”回来接他下班,当然大多数情况下“凌远”比他回家晚,他是一院之长嘛。他们无话不说,小警察觉得很荣幸可以看到衣冠楚楚一本正经的院长暴荤段子的模样,嗯,非常诱人。双休日的时候,“凌远”会下厨做饭,他的厨艺很好,更重要的是他披上围裙的样子非常可爱,让人忍不住想凑上前捣乱,这个时候,小警察可能会被就地正法。

     “我缴械投降”

     “人民警察的战斗力太弱怎么行”

     “是对手太强”

 

2

   所以这些日常琐事真的是梦境吗?

   人在做梦的时候会给自己设定一个特定的身份,建构一个只属于你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体系中,你可以自由支配你的生活,你的人际关系。

   有没有可能会有其他人进入你的梦境

   会啊,我们管他叫共享梦。

   凌远这样回答。

   小警察住进仁华医院之后,凌远每天晚上都会做梦。梦里面他有一个亲近的伴侣,他是一个人民警察,出生入死的那种。

   人民警察是一个高尚的职业,是人类珍稀至宝,我们应该好好保护。凌远秉持着这一信念,在精神上和物质上都给与小警察以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爱护。

   许多可在众人面前大声说的言语,许多不能说与众人听的言语,他都低低微微的在小警察耳边说与他听,为的是能瞧见他脸上偶尔露出的红晕和控制不住上扬的嘴角。

   许多众人所知的威仪,许多不在众人面前展现的小调皮,他都一一呈现在小警察的面前,为的是宣示他内心的归属感。

   他细致入微的观察小警察的生活习惯,他习惯睡觉时霸占整只枕头,他喜欢洗澡的时候听音乐,他喜欢吃沾满花生酱的吐司,他工作的时候一般不接电话。诸如此类,凌远认真的思考如何让两人的生活更加甜蜜,毕竟婚姻不同于恋爱,仅靠爱与激情是无法避免冲突与摩擦的。

      凌远在一个梦境中认真的经营彼此的婚姻生活。

 

3

      所以梦境可以当真幺?我该如何看待这种虚拟的婚姻关系。

   《印度梦幻世界》中正勤日王与素未谋面的女子摩罗耶娃提彼此同梦,坠入爱河,最终结为夫妇。小警察和大院长的故事由共享梦开始,一如那美丽的神话故事

 

      李熏然睁开眼睛,白大褂在他眼前晃悠晃悠。熟悉的消毒水味,李熏然心里想。然后他瞪大了双眼,在心里念出了那个名字。

     “凌远”

     “你好啊,小警察”

一如梦中的初遇,一切故事由此开始。

 



评论(2)
热度(27)
© 有只小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