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ma永远爱小饼❤❤❤

【胡靖】神话故事(十一)

(十一)金陵几度春来去

依旧很短。。。。但我真的写了好久。。。


苏宅还是一样。
萧景琰穿过木柱长廊,长廊的尽头是一间客房,那是蔺晨的寝卧。那时候他说什么都要选这间,说是小飞流最喜欢蹲院门口玩鸽子,一出门就能吓唬他。檐廊上还挂着那竹帘子,蔺晨以前很喜欢躲在这后头吓唬飞流。萧景琰推开那房门,一切皆是原样。房间里布置的很雅致,西头是一张床榻,东侧是一个书架,书架前有一矮榻。正当头的是一个博古架,上边置着些古玩器类,架子一旁悬挂着一副古旧的帛画。这画中的内容,胡八一定定一看,“这不是……”

“是墓中那幅”萧景琰回答

只是帛画上了色,画中人物场景倒是更加逼真了,树下老僧,三人对酌。画旁有一榜题,胡八一凑近去看,好像是一首打油诗,字迹已经有些模糊了,胡八一睁大了眼睛仔细辨认,才断断续续读了出来。

“空山新雨初放晴,树影微斜云讪讪。油头小子挑红衫,宾头罗汉举清酒。却问,到底是谁更不正经?”

萧景琰看着这幅画,画中人物一个个似乎都开始动了起来。

“殿下这般成熟稳重,蔺阁主怎么还是半点长劲都没有?”

“我正经起来他就该闲我无趣喽”

“我何曾说过这种话!”

“蔺阁主这才智也当用在正经事上才好”

“正经事?呵,闲云野鹤就不是正经事了!”

“还野鹤呢!不过是老鸽老鸽,扑腾一下飞上檐头高,挣落一地鸟毛”

“且看那老僧老僧,跌趺禅坐,面前一樽酒,要我说坐的个么禅,不如吃罢酒来啖鱼肉!”

“嘿!是殿下说的你,又把我这老僧牵扯进去作甚?”

“说不得,不能说,才不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

涧水松风,冷泉泠泠,君子雅士,言笑奕奕。


萧景琰的神情有些恍惚,等他从画中走出来之时,胡八一已经不在身边了。

胡八一从一进入苏宅便觉得有万千思绪涌上心头,说不清道不明,现下踏入这房间,更是备感熟悉。他看见房间东侧是一张矮座,上方摆着文房书具,想必是这主人的书房了。胡八一走上前,那桌面上有一卷竹简,竹简卷作一圆筒形,外以封泥封印。胡八一鬼使神差般的拿起竹简,掰下那封泥,展开竹简,上面是清秀的小楷。胡八一只看见 “景琰吾爱”这四个字,便被萧景琰的声音惊的险些摔了这竹简。

“放下!你不能碰他的东西!”萧景琰站在室门处冲着胡八一吼起来,即使隔着一段距离,胡八一仍然被惊的心里犯怵,赶忙把竹简放在案榻上,一双手窘迫的不知该往哪放,摸摸口袋又搓搓手,“那啥,我就是……一下子没注意……打开看了下……你放心我我……我绝对没碰坏他!”

萧景琰向胡八一走过来,他的心里也很矛盾,刚才那一声,全然是不受控制的喊了出来,蔺晨在他心中始终占据着绝对不容侵犯的位置,即便是那个和他有着一模一样脸庞的人,萧景琰摸不清自己对胡八一的情绪,他隐隐开始相信胡八一或许就是蔺晨,但是又惧怕这一事实,拒绝这一推论。

当萧景琰走到近头的时候,胡八一的神情更加窘迫了,偷看别人的情书这种事胡八一只在当知青那会儿干过,结果那个女生哭了一晚上,把胡八一吓的够呛。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不要在意”虽然这个解释够烂,但总好过没有吧,萧景琰心里想。

“你看你的,我……我不偷看”胡八一自觉的踱到一边。

萧景琰没有在说话,展开那书卷,字字如血,一副深情,尽数呈现。


景琰吾爱。
孤灯烛影,半两清光,点点痴心,临别终托付。我本痴狂郎儿,倾山倒海,红尘奔走,不期逢着良人,掏心置腹,目转流连,一身孤影向君斜。如今一别,形影相吊,金鸾对镜,人去楼空,只那城头明月,夜夜照来去。不过三日,往昔种种,一应窜上心头,时时忆念,不能自已。家国天下,向来不在我心,梁陈易主,不过一瞬荣枯。然则,柳氏篡逆,弑君谋臣,已是虎狼之心,如今慧皎亦受株连。妖书一案,已愈演愈烈。我今将身赴刑场,笑言斩头不过斩春风。只是此等毒心,不甘,不服,不认。我偏向那三尺神明求得一把火炬,烧他个遍体精光。我偏向那地狱阎罗,再借个一尸半命,生生世世,长勿相忘。
现如今,我这三魂七魄,七零八落。借的青龙之力,行那渡魂之术。以毕生业力,换得一魂二魄,暂封于砖墙石椁之中。业力既尽,果报将至,笑嘻嘻坦然受之。只是心头仍是惧怕,渡魂之术可否成功,即便是青龙,也无半分把握。今日手书一份,惟愿有朝一日,景琰能睹信思怀,也不枉我一番苦心。若是一切尘归尘,土归土,那也只能道一句,认栽喽。
戚戚哀哀,涕泪双行,混混沌沌,词不达意,只缘满腹衷肠无处诉,却道诉不尽的都是痴言诳语,我也失态一回,且教景琰笑话了去。就此搁笔。



萧景琰沉沉的放下竹简,一个人走到那窗前,良久,终究是憋不住一行泪。胡八一正在一边钻研那博古架上的古董,听见窗户那头传来一阵抽泣,知道对方怕是不太好,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安慰人的话。只痴痴的站在这头,看着那人的背影微微耸动。半饷,胡八一才走近,轻轻拍了拍萧景琰的肩膀,“逝者已矣,生者勿念”。说完便觉有些不太对劲,你跟前的这不就是个鬼嘛!还说啥生者??胡八一又在心里头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子。

“就让他永远活在你的心里吧,毛主席走长征那会子也是这样教导人民战士的” 胡八一又说了一句,哎呀!你到底会不会安慰人!胡八一这时方才痛恨自己是个糙汉子

“我不想让他活在我心里,我想让他活在这世上,活在我身边” 萧景琰的语气里带着几丝哽咽。

胡八一的心里头也堵得慌,看着他这样难过,胡八一只觉心里面也被一针一针的扎着,没来由的竟也想哭出声来。被这个想法惊出一身冷汗后,胡八一还是转过身抹了抹微微有些湿润的眼眶,把视线投向窗外。

方寸之间,是一片碧沼莲池。虽是寒冬腊月,莲花开的却格外艳丽,莲叶青青,景致颇妙。胡八一忍不住感叹一句:“不得了,这里还开了个莲池啊!”

萧景琰听到他这话,这才注意到窗外这一池莲花。

“彼泽之陂,有蒲与荷。有美一人,伤如之何?寤寐无为,涕泗滂沱”

“那你倒是哭一个给我看看?”

“不哭,美人在怀,哭不出来”

“没个正经”

“赶明儿让你手下那班子过来给我凿个水池子,里面中上莲花,景色一定很好!”

“我手下的人是上阵杀敌保家卫国的,不是来给你蔺大阁主开莲池的!”

“呦呦呦,小没良心的,等我开了你可别来看~”


“他还活着!”萧景琰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掩饰不住内心的惊喜,转身便要去寻那人的踪迹,“这莲池,一定是他开的”

“不是……”胡八一紧紧跟上去,“你可知道,这座城是假的,他就是个鬼城……”

“那正好,我也是假的”

“得得得,我这算是遇上了假鬼,来到了假城,还要去寻那假人。该不会我自己也是个假胡八一吧!”胡八一干脆由着他去了,反正一时半会儿他也不知道该干些啥,他只知道怎么进城,却不知道怎么出城,要是真困在这鬼城里头了,那可真是见了鬼了!



注:蔺晨入六道轮回以及前文提到的萧景琰在地狱遇到到六王审判均是佛教里面的东西,本来是十王审判的,但我懒得写改成六王了。六道轮回,天人阿修罗,地狱饿鬼畜生道。佛教认为人之一生,皆依业力修行而得不同果报,入不同轮回,也就是因果报应观。至于青龙渡魂梗,来自N久以前的龙与青瓷,四神之一的青龙帮阁主续了景琰的魂魄,当时没有写完。不知道怎么圆了就再用用老梗吧bushi

评论(6)
热度(29)
© 有只小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