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ma永远爱小饼❤❤❤

【凌赵】日常生活(6)出差回来

LOFTER是盯上我了么……


凌远转动钥匙的时候,心里还有一丝丝小期待,赵启平会不会站在门后,突然出现,跳进他的怀里,捧着他的头一顿亲吻。拉开门的时候,没有赵启平,家里很安静,灯倒是没有关,凌远换了鞋朝楼下走去,还没走到底,果然看见了沙发里沉睡的人,趴在沙发上,整张脸埋在抱枕里,双手环着。
凌远走过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上床去睡?启平?”
沙发上的人从喉腔里发出一声埋怨的嗯哼,把脑袋往沙发里陷得更深了。凌远无奈的笑了笑,就在刚才,他还在思考赵启平会用何种姿势迎接他。这种姿势……凌远将目光由赵启平的脑袋游移到他的脊背,衣服被掀上来一个角。然后是他的翘臀,两条伸的笔直的腿,袜子也不穿,将两只脚丫子完全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也是意料之中。凌远长吁了一口气,拉了毯子给他盖上,决定还是先去洗个澡。
水声哗啦呼啦的响起来,凌远对着镜子看自己的脸,36岁的凌远,26岁的凌远,10年了,凌远越来越觉得命运真是不可思议,除了褶子,时间还赐予他许多不曾预料的东西。褶子?凌远模拟着标准的笑容,左右摇着脑袋,凑近了去看脸上的褶子是不是又多了。热气已经在浴室里蔓延开,镜子上也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开始看不清镜子里的人了。
一只修长的手覆上来,抹开一层水雾,现出一张笑脸。
“醒啦?”凌远对着镜子里的男人笑呵呵的说
“嗯~”赵启平像在撒娇一样,贴近了凌远的身体,把下颌搭在凌远的肩膀上,又低下头去亲吻他。
“想我吗?” 赵启平一边亲着一边问话。
“想” 凌远反着手去摸赵启平的屁股。
“嗯?怎么想” 小赵依旧埋着头啃咬,凌远的肩膀已经湿了一片。
“早上起来会想你,晚上睡觉也想你” 凌远先是别着头回答小赵的问题,然后又将整个身子转了过来,正对着他,搂着他的腰身,手指往已经被水汽氤氲的有些潮湿的衣服里钻,贴着他的耳朵带着笑腔说,“它很想你,思念成疾,你要不要救它?”
      

 说完这话,凌远自己也觉得有些害臊了,更加搂紧了赵启平,把脸扑进他的黑发中,这样抱着他轻轻的摇晃着。赵启平于是贴心的用上了一只手,握住那个急急呼求他的下体,另一只手环着凌远光洁的脖子,顺从的跟着凌远轻轻的摇晃。“我的职业就是救死扶伤,你说我要不要救?”赵启平的手正隔着一层底裤抚弄着,压低了声音说话。
和凌远在一起的这几年里,赵启平愈发明白了为什么人会沉溺于爱欲,因为这本就是人世间最欢愉的事情,若爱上一个人,便想把全身心交付给他。而对于凌远,他是向来不吝啬一丝一毫的爱意的。
两个人便这样拥着揽着,摇着晃着,上下其手着,心猿意马着,跌进了水流之中。花洒下的水流细密轻柔,落在身上有一点酥酥麻麻的感觉,这种酥麻感又因下半身的觉醒而更加强烈,轻轻一碰便如一股电流贯穿体腔。现在,赵启平半推半就的被挤到了角落,后背贴上了瓷砖壁,壁面是冰凉的,即使上面已经落满了温热的水珠,一滴一滴汇聚着形成一丝水线。小赵被拥堵着,坦然的接受凌远的目光。那目光里带了赤裸裸的情色的意味,睫毛上也沾上了雾蒙蒙的水汽,眼波里的深情便也湿润了起来。赵启平最受不得两件事,一是凌远喜欢压着声音和他说话,每一句都像千万只小蚂蚁在他心头瘙痒。另一便是这三层褶子间的注视,凌远一盯上他,他便只能弃甲丢械,举【】投降。
而从凌远这个角度来说,这样温顺的小赵是旁人完全见不着的。凌远喜欢任何形式的赵启平,拿手术刀的赵启平,填病例表的赵启平,和小护士嬉皮笑脸的赵启平,打牌输了会发怒的赵启平,安静看书的赵启平,又或者……凌远只需稍稍一想,便会发现赵启平已经填满了他的生活,在这栋房子里,到处都是他的身影,他的气息。
这就是“老年人”与“青年”之区别,在凌远还陷于令自己感激涕零的遐想之时,小赵已经挂在他身上把他细细的亲吻个遍了。
“干活干活!思而不学则殆矣”
凌远将人翻过身,捁紧了他,然后将自己牢牢的楔进赵启平的身体里,像一只发了狂的巨兽,要将口中的晚餐一点一点,嚼碎磨平,每一寸肉,每一滴血,每一根汗毛,全部吞入腹中。凌远用这种霸道而强制的方式来宣誓主权,这让赵启平觉得有些好笑,但还是配合着他,贴着湿滑的墙壁颤抖着,在凌远的冲击下发出一声一声的呻吟。


“这是一个需要关爱的老人,除了我,别无他人”

评论(13)
热度(14)
© 有只小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