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ma永远爱小饼❤❤❤

【蔺靖】殿下我冷

白天发了之后一直被屏,算了改改重新发

 @楼诚深夜60分 烽火与流星

迷之蹭个话题,反正都是火嘛

 

蔺晨赶到时候,天已经黑透了。林子里乌压压的,一串脚印全部吞进黑夜里了。

萧景琰生了一堆火,火光奕奕,小木屋里暖洋洋的。 

“怎么来的这么迟”萧景琰正拿着一根粗木枝拨火堆。 

“大风大雪,不好走啊”蔺晨一边答话,一边脱下披风,摸一把毛领,湿答答的全捋在一起了。“我踩着半尺厚的雪过来的,看不见脚下的路,一脚踩空,差点没跌着。后来我就长记性了,摸着那松木干子走……”

萧景琰捧住蔺晨的手揉搓,冻得通红,冰冰凉的,又被枯木枝刮了,心里有几分心疼,抓着人就近火堆烤火。

“也没料着雪能下这么大,不然也不叫你过来了。” 

“当然得来”蔺晨抽出一只手,举起皮酒袋仰着头喝了几口,抹抹嘴答道,“总不能叫你一个人待在这荒山野岭的。”

 枯木和枝条烧的噼里啪啦响,两个人围着炉火喝了点酒,又分了一只烤鸡,身上渐渐暖和起来了,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些闲话。小木屋外雪还在纷纷扬扬的下着,眼见也没个停下来的意思,林子里呼啦呼啦作响,风卷云啸的没个安宁,两个人窝在小木屋里,倒也乐得自在。

末了,蔺晨瞧见那张床上铺着的枯黄的稻草杆子,面露难色,“这床也太寒颤了。

“嫌弃啊,那你出去睡,外面铺满了雪,软绵绵的肯定舒服”萧景琰起身,走到床边,将一床被子抖落出来,铺在稻草穗上。

“那哪成,这大风大雪的,再叫狼给叼走了,你不得心疼死。”蔺晨也走过去帮忙,说是帮忙,其实只是过去黏着萧景琰。

“呵,这狼还能叼得动你?”萧景琰故意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蔺晨抿着嘴,“那你不也能叼得起吗?” 

萧景琰羞赧一笑,不再和他耍嘴皮子。

 

两人收拾了一阵,又往火堆里添了点木柴,把门栓紧了,才双双爬进被冰凉的被窝里。

 “夜里冷,咱俩得凑得近一些。”蔺晨说着,又往萧景琰身边凑了凑,一只手不安分的环了萧景琰的腰身,见萧景琰没有反抗,一条腿也得寸进尺的勾了上来,萧景琰还是由着他闹。蔺晨的手摩挲了半天,又把脸贴过去冲他的脖子吐气,这回萧景琰把他的脑袋一掰。

“得,你整个人挂我身上好了”

“我冷嘛,你看这火估计烧不了一夜,半夜里你肯定得冻醒。”蔺晨无赖式的解释着。

“那就别睡了”萧景琰随口一说,蔺晨就得了令,放心去扯他的内衣了。


本来我不想开车的,但是一直被屏蔽,总不能亲个小嘴儿都要走外链吧

 

到后半夜,柴堆果然烧完了,火光一点点黯淡,最后只剩残续的火星子,室内的温度慢慢降下来,好在蔺晨已经酣酣入睡,但还是被冻着了,冰冷的脚掌往萧景琰身上蹭。一贴上他的大腿,萧景琰一个激灵就醒了,本能的蹬脚一踢,身旁的人不为所动,仍旧死死的扒着他的大腿,嘴里含含糊糊呓语,仔细一听,是在说

“殿下,我冷,冷死了。”

萧景琰噗嗤一笑,玩够了就睡,衣服也没穿回去,现在整个人赤裸着,被子又薄,蔺晨天生体寒,一到冬天身体就跟冰窖子里冻过一样,睡觉时一定要有汤婆子不然准会闹的谁也睡不好。后来和萧景琰一起睡觉,他说什么也不要汤婆子了,汤婆子哪有萧景琰好。

“我不冷,说了多少次了,谁再拿这个来我跟谁没玩”

“是殿下要我们放的”几个婢女抹着眼泪回答

“那也不准放!”蔺晨半骂半笑的发了次脾气后,萧景琰使使眼色,示意婢女们下去,以后再沒人敢往里面放汤婆子了。

 蔺晨便理直气壮的抱着萧景琰睡觉了。

 

“这么怕冷,白长这身肉了”萧景琰一脸嫌弃,伸出一只手来帮他拢好被子,由着他整个人扒在自己身上,两个人拥着入眠。

 

次日清晨,萧景琰拉开小木门,外面一片明晃晃白皑皑。雪还在密密匝匝的下,风倒是消停了些。

“估摸着今天也走不了了”蔺晨裹在被子里,伸出一只脑袋瞥见漫山的飞花。

 “走不了也得走”萧景琰已经从外面进来,鞋子上又踩了一些雪,“不然,真得冻死在这里了”

 蔺晨看了眼昨夜烧过的段段残灰,屋子一角凌乱的堆着些木柴,已经不够再撑一天了,雪下的急,想着外面也没有干柴火可以拾,便应声道,“也是。”过了一会,又补充了一句,“昨夜倒是不冷。”

“哼”萧景琰哼笑一声。

  天寒屋白,月暖酒香,一双懒人。


咦所以为什么要跑到山里面去,不知道哇,可能就是想去睡觉吧


评论(16)
热度(75)
© 有只小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