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ma永远爱小饼❤❤❤

【蔺靖】好好先生

(1)我跳下来,你接住我


金陵城中,一辆马车缓缓驶过,车里坐了一位书生。

“吁~吁~”马车晃悠了几下停在了蔺府大门前。

“公子,到了。”

“好。”马车里的人应了一声,帘子被掀了起来,从里头钻出一位清奇带秀,眉目生风的男子。

管家已经在门口候着了,见他下了车,满面堆笑的过来和他打了个揖,将他迎请进门。

这位公子便是城南萧家的小儿子萧景琰,这间府邸则是金陵城中的大户蔺府。

 

双双入了正厅,蔺家人已经备下茶座。一番客套寒暄之后,蔺老爷便直入正题,“前几日你林叔伯来找过我,同我说了你的事,我呢,也正想给家里头这小郎寻个教书先生,识点礼义典章,将来也要预备着谋个一官半职才好,便同林燮兄弟讲只管叫那景琰贤侄过来。”

萧景琰听了这话,忙恭敬起身回道,“蔺老爷是京城名士,令郎必定也是拔群出萃的,只怕我这点班门弄斧的本事还要叫蔺老爷笑话了。”

“诶~”蔺老爷连连摆手,示意萧景琰坐下,呵呵的笑了几声,“景琰贤侄的才气我是早有耳闻啊,倒是我家这小娃,唉……”蔺老爷微微摇了摇头,似有难以启齿之语。

萧景琰向前倾了倾身,问道,“蔺老爷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说出来也不怕贤侄笑话,我家这小娃啊,真是叫我操碎了心。他母亲走的早,我又忙于政务疏忽管教,平日里叫他奶妈子惯养坏了,如今只成了一个混世魔王,成天嬉笑逗乐,不学无术。前几年也断断续续给他找过几个教书先生,识了几个字,背了几句论语,才识没半点长进,倒是把那几个教书先生给气跑了。你说说……”蔺老爷说到这,语气里满是无奈,脸上露着苦笑。

萧景琰呵呵的陪笑道,“小孩子嘛,总是贪玩的,我和他一般大的时候,也是一样泼皮捣蛋,叫我娘打了几次就好了。”

“咳,打了不知多少回,他倒是也要听才好。”

两人这样闲话了几句,蔺老爷又说让萧景琰以后随林殊一样叫他叔伯,莫要生分了,萧景琰便改了口不再叫蔺老爷。


这时,从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小奴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气喘吁吁的哈着腰行礼。

蔺老爷正端着一只瓜棱茶盏,刚送到嘴边瞧见这性急的模样,便冷冷的问他,“怎么回事,这样急躁。”

“老……老爷,不好了。”这小奴一边把着袖子直抹额头的汗珠,一边结结巴巴的回话,“不…… 不好了,少爷他,他又跑屋顶上去了!”说着话,他又伸出一只手直往门外头指。

“混账东西!”蔺老爷啪的一声将茶盏重重的砸在桌上,溅出一泼茶水。

 “在哪?”

“后……后院”

蔺老爷气急的一甩袖子,大步出了厅堂,萧景琰见状,也赶忙放下茶杯,跟着跑了过去。

 

三人穿过一道长廊,便走到一个雅致的后院。院里头已经围聚了七八个丫头小厮,一个个仰着头挪着步,冲着屋顶上哭喊,“少爷快些下来,再叫老爷知道,又该吃板子了!”

人群中一个穿着锦缎长褂,佩着珠翠抹额的老妇更是呼天抢地,“我的小祖宗诶,你可是要我这条老命啊。”

“呵呵呵哈哈哈哈,奶奶你放心,我会飞,等我飞下来找你。”一个稚嫩的有些奶气的声音从屋顶上头传来,萧景琰闻声望去,便看见一个穿着浅蓝褥衫,扎着童子髻的小孩,一只绛色锦靴踩着瓦片晃悠悠,约莫八九岁的年纪。打横坐在那条正脊上,冲着下面一众人嬉笑扮鬼脸。


“蔺晨!”蔺老爷已经走到人群前头,厉声朝屋顶上喊,“你赶快给我下来,不然小心我打断你腿!”

这小孩听见蔺老爷的声音,顿时吓得缩了脖子,神色也慌张了起来。

“混账,你又跑上面去干什么!”蔺老爷的声音充满威仪,底下呼喊的众人立即哑然无声了。

“我……我……”小孩犹犹豫豫,片刻才说,“是阿福!”他指了指底下一个小厮,“阿福同我讲院墙外樱花开遍了,偏又不让我出去,我只好登高望远,聊发相思,虽不能睹物兴情,也该神交古人,穷乎遐迩了不是。”

“老……老爷,不是,阿福不敢啊。”一个小厮慌忙跪地求饶。

“你……”蔺老爷听了这浑话,更是又气又笑,“你不要跟我打诨,快些下来。”


萧景琰听了这话,也噗嗤一声笑出来。

蔺晨听见了萧景琰的笑声,偏着头看着萧景琰,一只手指着他,“你是谁?笑什么?”

“不得无礼!他是你的教书先生,论辈分,你还得叫他一声哥哥。”蔺老爷说道。

“教书先生?”小孩子愣了一下,盯着萧景琰看了一会,又哈哈的笑出声,“又是来陪我玩的教书先生啊,这个倒是年轻呢哈哈哈。”

“蔺晨!”蔺老爷刚平复了一些,听了这话又要发作。

“蔺叔伯。”萧景琰柔声道,“让我来劝劝。”

蔺老爷便抿了抿嘴,冲蔺晨瞪了一眼。


萧景琰向前走了两步,抬着头同屋顶上的小孩说话,言语温和,“以后我就是你的教书先生了,你可得好好听话啊。你刚才问我笑什么,我笑你一个小孩子,倒是会发古思幽,别具一格。”

“哼!”小孩子听了这话,倒像是在奉承他一般,嬉笑着说,“我的本事你可得好好领教着。”

“是了,你总该先下来再说吧。”萧景琰冲他伸出手,示意他下来。

“要我下来啊,恩~”小孩托了托腮帮,“你接住我,我跳下来,要是接不住,你就直接回家吧,我不要你这个先生。”


“放肆!”蔺老爷气的脸色发青,手指直颤,“你马上乖乖的给我下来,不然有你受的。”

 萧景琰不由想笑,小屁孩,口气倒挺大,“你跳下来,我接住你,就可以留下来当你先生了是吧?”

“哼,能接住再说吧”小孩说着话,便一步一步朝屋檐边走,几块青瓦哗啦滑落下来,摔成碎片。

一众人吓得一哆嗦,奶娘慌乱的捂着心口,“小祖宗,你是不是不要奶奶活了啊”

“好,你跳,我肯定接住你,小孩子不能撒谎哦。”萧景琰盯着他的脚步,慢慢的也挪动身子跟着他移动,众人也屏息盯着上头,几个奴仆已经跑到屋檐下昂首抬掌做出要接人的姿势。

 “嘿!”小孩吼了一声,忽的朝下一跃,身子在半空中打了个翻滚,萧景琰眼疾手快,立即飞身一跃,众人只看见一袭白衫从身边旋转飞过,刷刷几声,蔺晨已经稳稳当当的落在萧景琰的怀里。

“怎么样,小孩,以后得叫我先生了。”萧景琰冲着怀里的小孩坏笑了一声。

 

“你这个臭小子!”蔺老爷已经大声骂了起来。

“看上面!”小孩朝他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后嗖的一下从他的怀里翻腾下来,呼哧一下逃开蔺老爷正欲抓住他的手,三两步躲到奶娘背后,“奶奶救我,奶奶救我!”

奶娘被拽着衣服转了几个圈,蔺老爷追的紧,小孩一边喊着“打人了,打小孩啦!”一面便屋里冲,砰的一下关上房门,任蔺老爷在外面砸门怒吼。

奶娘在后头拽着蔺老爷的衣服,“快别和他动怒了,叫我来管教便好。”

“管教什么?你看看他这泼皮样,我今天不管教他,他明天就该上天了!”

一众人在门口拉扯哭喊,萧景琰抬头看了眼屋顶,日光下有一团毛茸茸的东西在游动,忽的冒出一双闪闪发亮的眼睛,一对小尖耳朵,“原来是为了它啊!”萧景琰心里顿时明白了。

 

一阵闹腾过后,蔺晨被关了禁闭,晚饭也不能上桌。蔺老爷备下了酒席招待萧景琰,在酒桌上又是恨铁不成钢,萧景琰只好生劝慰着,两人吃了几杯酒,萧景琰便被老妈子引了往卧房去歇息。

蔺家府宅广阔,四进院落,萧景琰住在第三进院落里,就是白日里去的那所。里头一间正房,是那位小少爷住的。蔺晨原是和奶娘住一屋,今年刚搬出来,现在由一个丫头伺候着。旁边东西各有两间厢房,萧景琰住东边厢房,西边厢房是作书屋用。

萧景琰走进院子里,正方的烛光亮着,一个丫头正推了门出来,老妈子问道,“少爷睡下了么?”

“睡什么呀,闹了一天,又被老爷打了一回,现在晚饭也没吃,生着气,趴在那哭了半天,连带着我也一起置气了,现儿呀去给他打点热水洗把脸。”姑娘语气里有些委屈的意思,端着一个木盆同老妈子抱怨。

“少爷这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过了今晚明天又是没事人一样了。”老妈子宽慰了几句,瞧了眼那屋里的亮光,便又带着萧景琰拐进厢房里。

 

萧景琰的行李包裹白天已经收拾过来了,也没什么东西,倒是带了一些书。他一本本的拿出来,摆在案几上。老妈子帮着收拾了床铺,问过没有别的吩咐了,便也关门退下。

过了一阵,萧景琰听见院子里传来叩叩的敲门声,又有一阵带着哭腔的说话声,打开房门,看见是奶娘正提着一个圆形的食盒往回走,便问道,“奶奶是给少爷送吃的?”

“嗳~”奶娘叹了口气,“小孩子真的是要气死我”

看起来也是碰了壁,萧景琰走过去,“我来送吧,小孩子不听劝,让我试试”

“你…… 行么,他正和他爹置气,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奶娘露出怀疑的神色

“行不行,试一下也无妨,总归我是他先生了,该是我管教的。”

“那就麻烦先生了。”奶娘把食盒递给他,“我这会儿还得赶快去他老爷那儿,你可千万得让他吃点,这孩子不吃饭就睡不了觉。你同他说这是他最爱吃的粉子蛋,奶娘亲手做的。”

“唉,奶娘放心去便是。”萧景琰接过食盒,送奶娘出了门,这才转身看了看对面的屋子,又抬头瞥了眼屋顶,那团毛茸茸的东西还在屋顶上趴着,月影下显得娇俏可爱。

 

 

这端的是写了个啥,侬也弗晓得啊


评论(6)
热度(36)
© 有只小饼 | Powered by LOFTER